汉武帝与抗美援朝

政事堂Plus 10-19

最近,看到很多自媒体解读汉武帝,让我不禁想翻翻自己当年知乎时代就开始写武帝时期政经相关的老文章,可翻来翻去,结果发现自己都没有存档。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我一直认为历史对现实具有参考意义,不过如果真的想要找到参考意义,则在于要研究明白,不能人云亦云。

小时候背诵过诸葛亮的出师表,里面有一句话,"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话中说明了一个汉末人的历史观,就是西汉兴隆,东汉倾颓。

不过,在目前大量的自媒体文章中,都说汉武帝远征匈奴把汉朝的积蓄和国力消耗殆尽,把汉武帝塑造成一个罪人,并借用其自责的"轮台诏"对其批判一番。

但如果研究汉朝历史会发现,汉朝最繁荣的时期,反而是汉武帝之后,连个名臣都几乎没有的昭宣二帝。而且,汉武帝之后的汉朝还有三百年的国运,怎么都没看出来汉朝的国运,因为汉武帝的穷兵黩武而崩溃。

因此,要理解汉武帝时期的政策,就要对古代的历史地理以及人文有了解。从人口的角度上来看,汉武帝时期的人口大概是3500万左右,是秦朝人口巅峰以及汉朝文景时期的1700万的两倍,但是,秦汉当时的领土面积却几乎相当。

用我常用的语言来说,就是从人口的角度,汉武帝时期内部分蛋糕的矛盾,远大于秦朝和文景时期。

所以,为了把国内的存量博弈变为增量博弈,汉武帝北征匈奴,东征朝鲜,南征百越,西征大宛,以翻番的水平,以极大的代价,扩张了汉朝的领土。

而且翻一下历史也会知道,汉朝出兵往往是少量中央军+大批郡国恶少年的组合,这些郡国恶少年本身就是大量年轻的"失地农民",为了生存而去搏命,开拓新的土地,而汉武帝拿下这些地方,也就会"建郡",变成大汉的领土。

也正是因此,在古代农业水平极其落后的情况下,获得了大规模土地增量的汉朝,才有可能养活以翻番规模暴涨的人口,而没有引发大规模的国内暴乱。

而且,正是因为汉武帝时期不停的扩张带来的增量,使得国内大量的改革都能够得以在增量中推进,同时军功也开启了底层向上流通的渠道,使得整个汉朝的体制朝气蓬勃。

而这种扩张与朝气蓬勃,也一直延续到了汉宣帝,汉宣帝通过延续着汉武帝的扩张之路,使得汉朝的人口达到了六千万这个封建时代中国人口上限的天花板。

但是,随着汉宣帝之后汉朝停止了扩张,增量蛋糕失去之后,就变成了存量蛋糕的博弈,以及上升通道的封死。

于是就出现了外戚的王莽上台,以及东汉时代越来越大的门阀,民众与门阀地主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大,最终在土地无法满足大汉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之下,爆发了黄巾之乱,让大汉基业毁于一旦。

说起来,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68年前的今天,彭德怀率领志愿军入朝作战。

虽然这一战我们损失极为严重,也遭遇了之后西方国家的封锁。但是通过这一战,我们得以从苏联手中收回东北的特殊权益,并通过朝鲜的缓冲地带,使得东北成为了中国的农业和重工业基地。

凭借着辽宁的钢铁、吉林的汽车,黑龙江的煤油和粮食,这些东北地区带来的巨大增量,新中国迅速解决国内的需求,因此得以启动翻天覆地式的国内改革。甚至还有余力援助第三世界国家,把我们抬进联合国。

取得完整的东北,对于新中国来说,就像汉武帝北伐拿下富饶的河西之地,汉朝就拥有了源源不断的粮食和马匹供应,有了这个增量,所有的国内改革,都可以将疼痛限定在一个范畴内,而且,还提供了巨大的社会阶层流动空间,卫青霍去病也能一举翻身。

所以,80年代后,改革开放这个词,一定是同时产生的。因为随着古代领土扩张已经不现实了,只有对外开放才能够带来增量,缓解对内改革过程中带来的巨大疼痛。

回顾80年代小平和90年代朱总的改革开放,由于增量实在是太小,所以存量改革的过程中,都是步步惊心,在刀尖上跳舞。但是开放和改革的过程中,带来巨大的阶层流动,最终使得改革得以最终实现。

直到经过艰苦的谈判,进入WTO之后,巨大海外市场为中国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增量蛋糕。可是之后十多年的黄金改革机遇期,中国却几乎停止了改革,只依赖于机遇性的开放带来的红利。

我们并没有像汉武北伐匈奴以及太祖朝鲜战争时期,利用庞大的增量时期,大力推动国内的改革因此,使得大量的矛盾累积到了现在。

而机遇性的开放红利,必然随着机遇性而流失,如今随着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我们对外增量的下滑,以及对内矛盾的累积,这双重压力之下,也就使得我们面临了极大的威胁。

所以,我们又回到了当年小平与朱总改革,那样来动存量蛋糕的时候。而动这个蛋糕一定会让很多人受伤,所以目前各行各业的隔空对战,本质很多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于是,对比汉武帝当年的扩张背后的一系列改革,以及汉宣帝时期的盛世。我们就会明白,想到给未来子孙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未来无论多么困难,我们还是要继续扛起来全球化的大旗,并与压制中国制造2025的势力怼到底。

毕竟,只有通过海外市场的扩张,带来增量的蛋糕,才能带来足够的社会阶层流动,减缓国内存量蛋糕的博弈,并降低国内改革的阵痛。

所以,我们要明白,有些东西可以内部协调,或延缓改革的周期,或减少受损的群体;但有些对外扩张做增量的事情,我们只能怼到底,否则国内的存量冲突就会更大并难以控制。

嗯,这也是我们目前外交和经济决策的逻辑之一。

最后,纪念68年前的今天,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前辈们,正是他们的无私牺牲,才有了我们幸福的今天!

查看原文
媒体号内容由搜索引擎在线收录并根据用户指令转码生成。源站信息内容修改、删除,本站转码页面自动修改、删除,依法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如您有权利主张请点免责声明查看处理办法。
媒体号
zaker